惟賢法師
    惟賢法師,俗名邱兆紅,四川省蓬溪縣文井鎮新林黑堡堰村(徐家灣)人,生于1920年農歷5月21日。兩歲時母親去世,父親不久又亡,少小失恃,全仗四姐邱兆蓮撫養成人。少年惟賢過早地品嘗到了人間的苦辛。

    他七歲時開始讀私塾,三年便讀熟了《四書》、《五經》。十至十二歲在蓬溪縣白塔寺出家,拜定光法師為師,深得定光師愛護。出家后仍背著書包念完了小學,寫出了《小沙彌的新年》一文載于當時的蓬溪縣報上。十三歲至十五歲時,到四川南充集鳳王恩洋先生創辦的“龜山佛學院”學習。王恩洋先生在“如何做人,如何完成做人的品格”方面,給了他很大的啟發,奠定了他深厚的儒學基礎。

    1936年,惟賢法師到重慶縉云山,考入太虛大師創辦、法尊法師主持教務的世界佛學苑漢藏教理院,成為漢藏教理院最年輕的一名學生。在漢藏教理院,他由普通班升至專修班,循序漸進地進行了系統的學習,打下了堅實的佛學基礎。此時的惟賢,學識精深,才華橫溢,詩文并茂,并會藏語、英語,他頻頻在《海潮音》、《佛化》周刊上發表唯識、因明諸多論文,深得太虛大師、法尊法師的喜愛和器重。尤其是太虛大師對惟賢耳提面命,更是給予了他極大的教益。

    1938年,法尊法師為惟賢授沙彌戒,21歲在開縣大覺寺依止雪松法師受比丘戒。

    1941年畢業后即開始了他的弘法事業,隨雪松法師在開縣創辦了大覺佛學院,先后任教授、教務主任、副院長等職。同時創辦并主編《大雄》月刊,著有《心經講錄》、《唯識綱要》、《因明綱要》、《淡泊詩集》、《大覺詩稿》、《中國佛教青年之前途》等著作和刊于全國佛教報刊雜志上的若干佛教學術論文。

    建國初,法師任重慶能仁寺佛化學校教導主任兼重慶市佛教協會籌備工作組秘書長。1954年蒙冤受屈,在鐵窗里度過了二十六年零十個月的漫長歲月,法師靠的是患難中的真情和堅定不移的信仰撐過劫難。

    1980年,法師回到重慶慈云寺,領時命、顧大局、理萬機,投入到弘法利生的繁忙工作中,先后創辦“佛教希望工程”,成立“佛教慈善功德會”,創辦“母親工程”,開辦僧伽培訓班等。

    近二十多年來,老法師曾先后參訪過日本、泰國、新加坡、韓國和美國等國家,多次參加佛教學術、佛教文化方面的交流會議。在傳戒、講經說法等弘法事業方面,除了重慶、四川各地以外,他還多次應邀到深圳、上海等地,先后講過《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楞嚴經》、《阿彌陀經》、《大般若經》、《法華經》、《十善業道經》、《普賢行愿品》、《華嚴經》等經典,著作有《惟賢法師詩文集(全三輯)》、《般若與人生》(已出版)、《法華經說什么》(已出版)、《唯識札記》(已出版)等。

    2000年,老法師參訪尼泊爾,任中國佛協代表團副團長。

    2002年7月19日(農歷六月初十),日理萬機的惟老在接電話時,不慎摔斷了左腿,左腿股骨骨折了,作手術換了人造骨頭,8月20日即能下地行走,9月16日居然還能來京參加中國佛教協會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

    2005年,為了響應“構建一個和諧的社會主義社會”的號召,85歲高齡的惟老,來到北京,走進人民大學、北京大學、北京佛教文化研究所,就“佛教哲學的現實意義、佛法的弘揚與構建和諧社會”發表專題演講。他談到“和諧本身就是傳統文化——儒家、道家、佛家的重要內容。要實現和諧,就必須要繼承和發揚傳統文化!”

    2005年8月,老法師應上海沉香閣四眾弟子的啟請,宣講《大方廣佛華嚴經要義》。

    老法師豐富的學識,廣大的慈悲心,超凡的智慧,圓融的佛學思想,被佛教學術界尊稱為“當今唯識學泰斗”,當代佛門高僧。現擔任中國佛教協會咨議委員會主席、重慶市政協委員、重慶市佛教協會會長、重慶市佛學院院長、重慶市反邪教協會副會長、重慶慈云寺方丈等職務。

    2013年2月2日凌晨4點50分于重慶南岸區涂山寺圓寂,世壽九十三歲。
新时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