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滅后的「大師」
    佛陀八十歲那年,在竹林村最后的雨季安居期中生病了,患了嚴重的腹瀉。那時,因為當地饑荒,只有尊者阿難隨侍在側。

    眼看著佛陀病了,又沒有其它人在,尊者阿難既擔憂又惶恐,但想到佛陀尚未對比丘們有任何的遺命,應當不會入滅,就寬心了不少。

    待佛陀病好轉,可以出房走動時,尊者阿難才放了心,并將他的想法告訴了佛陀。

    佛陀聽了,回答尊者阿難說:

    「阿難!我對大家的教導,一向是毫無保留的,大家還期待我指示什么呢?如來從不以自己為領導者的,只有自認為是領導者,才會留下遺命。我已經老了,八十歲的身體,就像一部中古車一樣,只有靠不斷地維修,才能勉強維持。所以,大家是不能一直想依靠我的,應當依靠自己;依靠法,因為除此以外,就沒什么好依靠的了。

    怎樣才是依靠自己,依靠法呢?那就是應當努力在自己的身體、感受、心念、想法上專注覺察,來止息一切憂愁煩惱。我入滅后,能夠這樣修行的人,一定能夠達到最高的成就,那就是我真正的弟子了。」

    之后,佛陀又繼續往西北方游化。最后,在末羅國首都波婆城接受鐵匠純陀的菇茸供養,引發更嚴重的腹瀉,勉強走到拘尸城,為一位名叫「須跋」的婆羅門說了八正道,引導他證入阿羅漢后,就在城中沙羅林中的雙樹間入滅了。臨入滅前,告訴尊者阿難說:

    「阿難!你們之中,如果有人以為『大師的教導沒有了,我們再也沒有大師可以依靠了』,阿難,可別這么想啊!我成佛以來所說的經法與戒律,就是你們的大師;你們的依靠。」

    ※※※佛陀入滅后不久,尊者阿難在摩竭陀國首都王舍城游化,住在城北迦蘭陀竹園的竹林精舍。

    這天早上,尊者阿難打算入城乞食。

    由于時候尚早,尊者阿難就順道去探訪一位名叫「瞿默目揵連」的婆羅門。見面寒暄后,瞿默目揵連就問:

    「你們當中,有哪一位比丘的能力,與尊者瞿曇(佛陀)一樣的嗎?」

    尊者阿難回答說:

    「沒有!因為世尊是法的先覺者、教導者,所有比丘,都是依從佛陀的教導而成就的,就從這一點來說,是沒有任何比丘能與世尊等同的。」

    此時,奉摩揭陀國阿阇世王之命,在王舍城督導建設,以防御跋耆國來犯的大臣禹舍,也正好來訪,就加入了他們的談話。大臣禹舍對佛陀入滅后,僧團的運作方式也感到好奇,就接過話題,問尊者阿難說:

    「你們當中,既然沒有一位比丘能和世尊一樣,那么,有沒有哪位比丘,是沙門瞿曇生前所指定的接班領導人,來成為你們的依靠呢?」

    「沒有!」尊者阿難回答。

    「那么,有沒有哪位比丘,是僧團大眾推舉出來的領導人呢?」

    「也沒有!」

    「如果是這樣,那你們如何保持僧團的清凈與和合呢?」

    于是,尊者阿難就告訴大臣禹舍說:

    「我們是『依法不依人』。我們沿著村落游化,在每月十五日集會布薩,大家依法、律,以彼此發問的方式反省檢討。如果有過失犯戒的,就依法、律的規定來處置,所以我們僧團得以維持和合。」

    大臣禹舍再問:

    「你們當中,有值得恭敬、尊重,讓比丘們愿意跟著他學習的嗎?」

    阿難回答說:

    「有的!如果有具足持戒圓滿、多聞深入、作善知識、身心遠離、樂于禪觀、衣食知足、正念成就、精進修行、圣慧明達、漏盡解脫等十種成就的比丘,就是大家恭敬、尊重,樂于跟他學習的對象。」

    大臣禹舍當下深表贊嘆,并且敘說過去一次自己拜見佛陀的經驗,認為佛陀贊嘆一切禪修。

    尊者阿難不同意大臣禹舍的想法,因而糾正他說,佛陀對沒有離貪、瞋、昏沈、掉悔、疑等的禪修,并不贊嘆,佛陀經常贊嘆的是初禪、第二、第三、第四禪的禪修。

    最后,尊者阿難又為瞿默目揵連婆羅門澄清:佛陀、慧解脫與俱解脫阿羅漢三者的解脫,并沒有差別,也沒有哪一種比哪一種殊勝,然后就在瞿默目揵連婆羅門家中,接受了午齋供養。

    按語:

    一、本則故事前段取材自《長阿含第二游行經》、《長部第一六大般涅盤經》、《相應部第四七相應第九經》,后段取材自《中阿含第一四五瞿默目揵連經》、《中部第一○八瞿默目犍連經》。

    二、印順法師在其《妙云集華雨香云》中,有一篇文章,題為〈佛滅無大師〉,即說明佛滅后,僧團依法、律而行,并沒有所謂領導者的繼承制度。本則故事之篇名,是依《長部第一六大般涅盤經》之經文「依我為汝等所說之法與律,于我滅后,當為汝等之大師」而定,名稱看似與該篇相反,實則意涵相同。

    三、僧團雖然不設領導權,不過僧團中確有依止某位有成就大德修學的一群群聚集,這種狀況,在《雜阿含第四四七經》、《相應部第一四相應第一五經》、《增壹阿含第四九品第三經》均有明白的敘述。而值得比丘依止修學者的十種標準,《中阿含第一四五瞿默目揵連經》與《中部第一○八瞿默目犍連經》所說并不一致,大體來說,《中部第一○八瞿默目犍連經》是重于禪定與神通成就的,《中部第一○八瞿默目犍連經》則否,這或許是不同部派的所重不同。本則故事的敘述,是依《中阿含第一四五瞿默目揵連經》的說法。

    四、佛陀、慧解脫、俱解脫阿羅漢的解脫并無差別一段,《中部第一○八瞿默目犍連經》無,但在《雜阿含第一二二七經》、《雜阿含第七五經》、《雜阿含第六八四經》、《相應部第二二相應第五八經》中,都有相同內涵的敘述,故依《中阿含第一四五瞿默目揵連經》編入。

    五、佛法的修學,生死的解脫,除了依靠自己對法的實踐外,再沒有其它依靠了。這樣的遺教,明白顯示了佛法自力解脫的精神,與后來傳出的一些他力法門不同。所依靠的法,佛陀簡要地說,是「四念處」。有些鼓勵修四念處的經、論,會特別強調四念處的重要性,但佛法的修學,有其整體性,如果參考其它《阿含經》,佛陀一生的教說,最能表示這整體性的,其實是「八正道」。例如,佛陀初轉法輪時,說了「四圣諦」與「八正道」,入滅前,度化最后一位弟子須跋時,也說「八正道」。再依《雜阿含第二八一經》來看,在「四念處」修學之前,要有「正見」、「六觸律儀」、「三妙行」的成就為基礎,而「四念處」成就之后,還要「依遠離、依離欲、依滅、向于舍」修「七覺支」,才契入解脫(參看故事第九二〈縈發目揵連的參訪〉)。《雜阿含第六二四經》、《相應部第四七相應第一六經》也表示了要先「凈其戒、直其見,具足三業,然后修四念處」的意思,都值得參考。

    六、佛法有關禪定的修學內容有很多,例如「四禪、四定、八解脫、三三昧」等。如果參考其它《雜阿含經》的敘述,佛陀所偏重的,確實像本則故事中尊者阿難所說的,是從初禪到第四禪的「四禪」。

    七、依《阿含經》經文,佛弟子間所稱呼的「大師」,都是指佛陀。這與現代常以「大師」為某些法師的敬稱,廣用「大師」稱號的情形不同。

    責任編輯:樂和居士
新时时分析